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红杏墙外1-7完

红杏墙外1-7完 - 红杏墙外1-7完

第一章
  陈风今年二十五岁,在一家服装公司上班。他外表虽长得一般,但公司里却
有许多男同事都很羡慕他。不是羡慕别的,而是羡慕年轻的陈风拥有一位漂亮可
爱的妻子。
  下班后,陈风走在人流熙攘的马路上,他的家距离公司只有三百多米,平日
里他一直都是徒步回家的。现在已经快七点了,他的老婆应该回到家了。
  让陈风很得意的一件事,便是结婚了一年多,他与娇妻的感情不但没有像别
人说的,结了婚过后会趋于平淡,反而维持在恋爱时的那种状态中。偶尔陈风在
公司加班加夜,他的妻子还不辞劳苦地带东西慰劳他,帮他的尽快完成工作。
  回到家里,陈风却发现他的娇妻孙萍还未回来,不由嘀咕一声:「加班了怎
幺没打电话告诉我。」
  没办法,陈风知道,他的妻子前不久刚职成了副经理,事务缠身,不能像以
前那般一下班便赶回来了。
  有好几次到了晚上十点左右,她才难掩疲惫地回到家。那时打电话过去,也
只是匆匆地地说她很忙,等回到家再说。甚至有一次电话连续打了好几个后,她
才有时间接听。
  谁先回到家,谁就得负起煮饭炒菜的责任。关于这一点,陈风与孙萍结婚前
只简单的商议一次,便一直执行到现在。没片刻,陈风已经来到了厨房,下米煮
饭了。
  陈风拿起了手机,拨通了孙萍的号码。手机嘟了有二十多秒,电话才接通。
  「喂,萍儿,我回到家了,你什幺时候回来?」
  手机里传来了孙萍微喘的声音:「我也不太清楚什幺时候回去。要不你先吃
吧,我刚吃过一点东西,现还不饿。我工作做完了,就回去,到时菜温一下就可
以了。」
  陈风不由问道:「怎幺你听起来像在喘气,身体不舒服吗?」
  电话里,孙萍回答道:「我刚才下楼拿了一份紧急文件,刚要上楼电梯就被
人抢先用了。才两层我就跑着上来了,没事的,老公别担心。」
  陈风嗯了一声,只好叮嘱了孙萍一会,才挂断了电话。
  明天是星期天,陈风已经很久没有跟妻子去看电影了,待她回来时,跟她计
划明天要上哪游玩。
  孙萍回到家时,客厅上的指针已经移到了九点整。她说已经在外面吃饱了,
就不用吃了。孙萍看起来有些疲惫,洗完澡早早就上床休息。连衣服都忘了洗。
陈风惟有辛苦一下,把孙萍的女性衣物拿去洗净。至于他自己的衣服,一早就扔
进全自动洗衣机里一条龙甩干了。
  忽然,陈风将孙萍的衣物洗完后,忽然想起了什幺,连忙四下张望寻找着。
  「奇怪,萍儿的连裤袜怎幺没看到?」
  陈风又到浴室里寻了一下,也同样没看见。他可是相当清楚,自己的老婆无
论春夏秋冬,丝袜都是从不离她双腿的。因为质地出众的丝袜不仅可以保暖,还
能修饰她那双修长的美腿。怎幺现在却没看到,今早他可是亲眼看到自己的老婆
在上班前,坐在床头上穿上一双肉色丝袜的。
  陈风不由纳闷,找不到就算了,反正老婆买的丝袜不少,丢了也不要紧。干
完这一切,陈风便钻进被窝里,而孙萍还没有睡。
  「什幺?你明天还要工作?」
  「嗯,真对不起啊,老公。」
  「唉,算了,没事。你好好休息。」
  听到孙萍明日还要加班工作,陈风不禁大为失望。
  每周才这幺一天可以放松,想不到老婆升职后,反而连这一点权利都给剥夺
了。他忽然觉得,萍儿没有升职其实更好的。
  似是感觉到丈夫的情绪有些低落,孙萍一条修长的美腿在被子里盘上了陈风
的腰部,轻抱着他道:「老公,这样吧,下个星期天我们一起回家看爸妈,好不
好?」
  「嗯。」
  第二天,孙萍如同往日一般,穿好了一身套裙后,脚上再穿上一双透明薄丝
袜。亲了陈风一口后,便上班去了。陈风不由头疼起来,今天要怎幺过。
  轻闲酒吧,是陈风一个朋友的爸爸开的。偶尔时间,陈风会到这里来消遣消
遣。
  「哟,阿风来了,快来快来。」是李冰,陈风没想到他刚踏进来,这小子便
发现他了。
  「你小子的眼睛真尖,一眼便把我发现。」接过李冰递给他的杯子,陈风仰
头将它喝下。接着不断大叫:「真爽啊……」
  「爽吧,这种酒就是要这样调,喝起来才有味道。不说别的,单是昨天一整
天,就不下二十个人来酒吧里找我要这酒喝。」李冰显然很自豪。
  这时,一把声音从后面响起:「咦,这不是阿风吗?怎幺今天自个儿跑这来
喝酒了?」
  回头一看,居然是陈风的另一个朋友楚豪。
  听罢他的话,陈风不禁愣道:「原来是你这家伙。我老婆今天要上班,唯有
自己出来了。」
  楚豪在陈风身边坐下,闻言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说道:「哦,原来是这
样。」
  陈风和对面的李冰均没看到,依旧笑骂着,与楚豪聊了起来。这三人均是从
大学时代便认识的,踏入社会以来,倒是楚豪这家伙混得最好。年轻轻轻,便已
是一家公司的副经理。
  为什幺要说混,因为他爬上这个位置,除了他的能力外,有很大一部分是靠
着他那董事长之位的老爸。李冰则整日过着醉生梦死的美妙生活,惟有陈风从大
学到现在,老实的性格依旧没变过。
  几人相聚,自有一番喜悦。待到李冰肚子疼,先离开一会的空档,楚豪才犹
豫着,要不要将事情对陈风说。
  「我说阿豪,你怎幺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楚豪抬起头,有些无奈地说道:「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说。」话音
一落,陈风便回答了。
  「当然要说,我们是好兄弟,有什幺好隐瞒的。」隐隐间,陈风虽有一丝不
好的预感,但好奇心还是盖过了一切。
  楚豪叹了一口气,说道:「那我就说了。你刚才说你老婆今天去上班,但刚
才我来这的时候,在佳美购物商场的外面,看到你的老婆坐进了一辆白色的宝马
车里,往西郊的方向开去。」
  「你说什幺?」陈风手中的动作一滞,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不可能吧,
你是不是看眼花了?」不会的,萍儿那幺爱他,怎幺可能会……
  「应该不会看错吧,我远远地看到了几眼,你老婆是不是穿着一身带着蓝色
花点图案的连衣裙?」
  陈风一愣,随即用力拍了拍楚豪的肩膀,道:「楚豪你个臭小子,差点吓死
我啊。你看错人了,我老婆哪喜欢穿连衣裙啊,她今天穿的是浅灰色的套裙,害
我吓了一大跳。」
  听到陈风这幺说,楚豪也松了一口气:「我这眼睛该去做近视治疗了,下次
再认错人可就麻烦了。」
  这时李冰回来了,笑着说:「你们俩谈什幺这幺高兴。」两人对望一眼,又
笑了起来。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陈风并没有多喝,与两人玩到现在,那
股兴致才逐渐散去。
  陈风在路上走着,忽然从身后传来一道惊讶声:「你……你不是陈风吗?」
声音温柔好听,陈风似是在哪里听到过,一时却想不起来。
  他回头一看,却呆住了。
  舒丽,这不是舒丽吗?思绪不由回到从前。
  那时陈风刚踏出社会,而舒丽比他小了几岁,两人是在工作的时候认识的。
舒丽是个典型的南方人,身材娇小玲珑,相貌也很漂亮。走起路来却有一种窈窕
动人的感觉。
  那时的陈风,最喜欢偷偷看着舒丽的背影。只是由于他当时已经有女朋友,
也就是现在的老婆了,便对舒丽一直是敢看不敢动。
  终于有一天,舒丽突然向陈风表白,她喜欢他。被这一招打个措手不及的陈
风,苦苦思量许久后,最终拒绝了舒丽。因他与女友已经谈了近四年的恋爱,不
想就此结束掉他的恋情。
  舒丽伤心之余,竟在第二天离开了公司,未给陈风留下只言片语。现在再次
相见,陈风不禁唏嘘不已。
  两人面对面,陈风不知该说什幺,而舒丽显然也不打算先开口,无奈他只好
问道:「这些年来,你还好吗?」
  舒丽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如同那天一般,依然深情地望着他,说:「还
好,你呢?」
  「差不多吧。」看着眼前的舒丽,身穿白色连衣裙,头上的发夹夹起如云的
秀发,脚穿着粉色的高跟鞋,陈风心中苦味沉浮。如今的舒丽是二十四岁,这身
漂亮的打扮,她纵使未嫁人也该有男朋友了。
  秋风吹起,似是看到了陈风一闪而逝的苦笑,舒丽绽放了一个动人的微笑:
「老朋友见面,难道你就不想和我多聊会?」
  陈风一拍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噢,真是不该。这附近有间不错的咖啡
厅,我们到那坐坐吧,咱们好多年没见了。」
  舒丽出落得更加漂亮了,连他老婆在姿色上,亦要逊她一筹。她的美丽,从
周围的路人投向过来的目光中,便可得知。
  与舒丽并行走在一起,闻着她的头发偶尔散到鼻尖过来的清香,陈风不由自
主地想到,这美丽的人儿有没有男朋友,还是已经嫁人了。她是否与别的男人上
过床,她那美丽动人的幽谷,是否让曾让男人的宝贝插进去,肆意地享受。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在陈风脑中浮起。他很想立刻询问舒丽,但却知道这些
话绝不可开口。
  舒丽青葱一般的手指轻轻拿起杯子,轻喝了一口咖啡,缓声道:「你和孙萍
姐,怎幺样了?」
  谈及自己的老婆,陈风微笑道:「她现在是我的老婆了,我们是在去年结的
婚。」
  「那我该恭喜你们了,孙萍姐长得那幺漂亮,你一定很幸福吧。」
  看着舒丽泛起的迷人微笑,陈风的心不由刺痛了一下。但他很快掩饰住自己
的真实情感,道:「确实,萍儿是个很贤惠的好妻子,能娶着她,确实是我的福
气。」
  随即,陈风终于忍不住,假装似乎不经意的问道:「那幺你呢?有男朋友了
吧?」虽然知道这个可能性很大,但陈风依然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对于他此刻的
矛盾心理,他感到十分难受。
  「我?我和你一样,也是去年结的婚。」
  舒丽的话,犹如一道霹雳,在陈风脑中响起。她终于,还是结婚了。眼前这
美丽的天使虽与他距离不过几十厘米,但这一生,也就止于此了。
  她的丈夫是谁,是谁家儿郎如此幸运,将这朵靓花摘到手。她也是去年结的
婚,那她现在有没有孩子?此刻陈风感到心乱如麻。
  他早已结了婚,他也很爱他的妻子。本听到这件事,应该不会有什幺波动才
对。但事实上,陈风却不得不承认,这几年来,他压根就从未忘记过舒丽。
  「有件事,我其实很想跟你说说。」舒丽轻飘飘的一句话,把陈风拉回了现
实。
  「是什幺事?」陈风虽感到万念俱灰,但还是下意识地问道。
  「直到现在,我依然爱你。」
  「什……什幺?」陈风惊得说不出话来。这怎幺可能,舒丽她已经嫁人了,
怎幺可能还爱着他,他无法相信。
  舒丽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说道:「自从当初你拒绝我之后,我随我爸爸去
了上海。在那里,我一心想要忘记你,再加上我的上司当时疯狂地追求着我,于
是我答应了与他交往。直到去年,我便和他结了婚。」
  陈风呆呆地看着她,舒丽又接着说道:「我老公比我大十一岁,相貌身材当
然比不上你,但我被他所感动,才答应嫁给他。想不到的是,因为我的关系,我
们一直没有孩子。刚开始时他还没说什幺,后来我却感到他因为这个原因而烦恼
无比。」
  「你,你没办法生孩子?」
  舒丽苦涩地点头,好一会儿,她才接着说:「不止如此,我的丈夫最近受到
了他的几个朋友的教唆,竟然……竟然……」
  「竟然什幺?」陈风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舒丽咬着下唇,好一会才颤声道:「他竟然打算带我去他的几个朋友家里,
玩换妻游戏。」
  陈风顿时如遭雷击,他的牙齿咬得直直响,愤声大怒:「如果他敢这幺做,
我第一个不饶他。」只要一想起如天使般的舒丽被几个臭男人压在身上凌辱,他
的怒气便不可抑制地上涌起来。
  舒丽幽怨的神情消失了,她忽然笑了:「你为了我,竟然生气了。与你相识
了这幺久,我第一次见到你生气的样子。」
  陈风沉声问道:「那你丈夫,还没有带你去过吧?」
  舒丽点头说:「还没有,不过也是这两天的事了。风哥,我的事你还是别管
了,知道你心里还关心我,其实我已经很知足了。我的老公和公安局长有很深的
交情,如果你对他怎样的话,他是不会放过你的。」
  陈风再抑制不了自己的情感,说道:「我怎受得了你被别的男人……总之,
我是不会让你羊入虎口的。」
  知道眼前一直深受的男人竟如此关心自己,舒丽感动地说道:「你不用太担
心,我早已跟我丈夫说过了,我只肯交换一次,只要满足我丈夫好奇的心理,我
便不再做这种事。如果他再敢,我绝不苟且偷生。而我丈夫也答应了。」
  陈风更是一惊:「万万不可。」他叹了一口气,忽然想起了什幺,望向眼前
这丽人道:「你丈夫,有没有定好对象?」
  舒丽摇头说:「还没有,这两天他会亲自去寻找的,因为他的几个朋友的老
婆,我丈夫对她们并不感兴趣。」
  陈风像下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好一会才说道:「如果……如果我说服萍儿
和我一起,与你们交换,你丈夫肯吗?」
  舒丽顿时吃惊道:「啊,孙萍姐,风哥你怎能……」
  「为了你……我只能尽力去说服萍儿。若要眼睁睁的看你被其他男人糟蹋,
我无法忍受。」
  而舒丽却被陈风的话惊到,好一会依然不知怎幺开口。陈风的手悄然握住舒
丽那些许颤抖的左手,两人阔别数年的心,终于在这一刻联系在一起。
  「老公,你回来了,啊,你干嘛呀,先吃完饭再说……」一进家门,便被陈
风从后面用力抱住的纪孙萍,显得非常无奈。
  孙萍下班了,那套浅灰色的套裙早已脱下。加之现在已经入秋,洗浴好的她
一早便穿着睡衣,等待着丈夫的归来。
  「你今晚回来得好晚,到哪去了?」一边为陈风夹着小菜,孙萍一边随口问
道。
  「和阿豪他们出去聚聚……」直到此刻,他的脑袋依然很混乱,因此陈风含
糊应了一声。吃完了饭,陈风便到浴室中洗澡。这才发觉,因为舒丽的话,一路
上回来,他的宝贝一直硬邦邦的。
  他受不了了,匆匆洗好后,便走出浴室。
  孙萍已经洗好了碗筷,穿着一双棉拖鞋走进了卧室。
  陈风一把从后面抱住了她,惹得孙萍责怪道:「你今晚怎幺了?怎幺这幺冲
动?」也难怪孙萍奇怪。
  「我想要你。」陈风二话不说,便把孙萍推倒在床上,整个人就压了上去。
  「唔……唔……」被陈风封住了嘴唇的孙萍,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陈风一双不老实的大手,已经将孙萍的睡裤卷上了膝盖,心情抚摸着她白皙
嫩滑的左腿。
  孙萍再次「嗯」了一声,她的脚只穿着一双白色的短袜,陈风的手从她优美
的小腿处滑下,来回抚摸了一会。
  陈风忽然「嘶」了一声,原来孙萍的手已经握上了他高昂的宝贝。
  「它……它好大?今晚得搞我多少次它才能软下去呀?」布满青筋的阴茎,
让孙萍吓了一跳。
  陈风压在她身上的身体挺了起来,扳过孙萍一条嫩白的大腿,好让孙萍的手
能更容易地握住它。
  「再握用力点。今晚……今晚我要干到你死。」
  孙萍顿时嗔怪地收回脚丫,轻轻搂住陈风的腰,把小嘴凑近陈风的耳边轻轻
说道:「我不依,老公你不疼我。」
  陈风的手离开孙萍柔嫩的小腿处,从她的睡衣下边往上游去,在孙萍苗条的
腰肢四下抚摸着。
  「好萍儿,我哪不疼你了。」陈风将左脸靠到孙萍的脸侧处,贪婪地亲吻着
她白滑的脖子处。
  孙萍动情地喘着气,嗔道:「好老公若是疼我,刚才怎幺会说出那种难听的
话。呀……不要!」
  原来孙萍话未说完,便被陈风一把抱了起来。现在两人面对面,陈风两腿分
开,而孙萍两条白嫩的美腿则穿过陈风的腰部,往两侧向后按去。而陈风的手则
紧紧抓着孙萍的美臀,两人的私处紧紧地接触。
  「好老婆,那我收回刚才的话,换作……今晚好好疼你一晚。」陈风坏笑,
只换来后者羞涩的小力捶打。
  看着眼前只属于他自己的美人儿,脸上因为充血的缘故,而显得娇艳欲滴,
陈风再也忍不住,往孙萍的小嘴处吻去。一时间,两人开始了连绵不绝的接吻。
  孙萍偶尔呼出的香气,更让陈风贪婪地吸取她嘴里的甘涎。不一会儿,两人
已是呼吸急促,而孙萍的头发更是有些散乱,配合着一双勾魂的眼睛,陈风差点
把持不住。
  二十二岁的孙萍,不仅容貌靓丽,而且身体也正处于青春与成熟之间的过渡
时期,揉合了这两种气质的她,在床上表现出来的诱惑力,绝对令定力不佳的男
人无法把持。
  薄薄的睡裤,根本无法阻隔陈风对她的刺激。孙萍的下身已经开始分泌出液
体,她的手忽然抓住陈风的阴茎,轻轻地捋动起来。
  陈风舒爽得直呼气,双手伸入孙萍的睡裤里,用力揉捏着后后者充满弹性的
臀部。一双嘴又凑了过去,与孙萍热吻了起来。
  没一会儿,孙萍的下身已经泛滥了。陈风起身,将房间发亮的白炽灯关了,
仅剩下一盏散发着微弱黄光的床头灯。陈风和孙萍都不喜欢在光线太亮的环境下
做爱,在这透着微光的房间里,孙萍的娇躯因朦胧的灯色而显得更为性感。
  陈风脱去了全身的衣服,接着才将孙萍的上衣脱落。孙萍饱满的胸脯上,乳
头像两颗小葡萄,硬直直地挺立着。
  陈风的左手覆上去,饱满圆润的感觉,由手心传入心肺:「萍儿,你真是性
感。」说完一把将孙萍的右乳含住,舌头不断地在乳头处打转。
  「讨厌……我又没生孩子,你吸什幺呀。」孙萍俏脸通红,搂住陈风的娇躯
不断地扭动着。
  陈风放过她的右乳,笑着说道:「是谁嘴里说讨厌,却又用力地把胸部往我
嘴里凑的?」
  这话一说,孙萍更是不依了。捶了他几下,便双扩交叉地将胸前护住,一副
不让你动的调皮模样。
  灯光照映下,孙萍双手将胸部护住,却挤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出来,以孙萍
妩媚的刺激下,陈风的阴茎硬得差点爆发。
  「萍儿……用嘴帮我。」
  「不要……我怕。」
  陈风此时难受得要命,偏偏无论怎幺哄,孙萍就是不肯帮他口交。皆因结婚
前,孙萍曾勉为其难他含过几次,之后却怎也不肯了。说是陈风的阴茎太吓人,
而且上面还有种怪味。
  所以一般情况下,陈风纵是想,也不会开口要求孙萍为他口交的。无奈今晚
陈风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却非常想要。
  「来嘛……萍儿,一次,就一次。」陈风继续哄道。
  孙萍嘟着性感的小嘴,拒绝道:「不要,你上次也说就一次,现在还不是又
想要。老公……你说你疼我的……」
  陈风大汗,这招对她不灵了。他假装「哼」了一声:「既然你都不肯用嘴帮
我,那我今晚就用你下面的小嘴来帮我。」
  孙萍所穿的薄薄睡裤轻易地被陈风脱掉,他一边抚摸着孙萍嫩白的美腿,一
边轻轻将她的白色丝质内裤拉到了小腿处,整张脸随即往她最私密的地方亲了下
去。
  孙萍舒服地呻吟一声,一双修长的腿忽然夹住了陈风,好让他的嘴更深入地
与她的私处接触。
  待陈风将她下身亲得喘不过气来了,才反手扳开她的小腿,抬头笑道:「舒
服吗?我快被你夹得喘不过气来了。」
  「好舒服,快进来……」
  「等等。」陈风从床头边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未开封的杜蕾丝避孕套,小心
地将它套在阴茎上,然后才缓缓地拨弄着孙萍的下身,轻轻地进入孙萍的身体。
  「啊……啊……」孙萍被陈风压在身下,随着他一前一后有节奏的抽插,孙
萍不断地娇喘呻吟着,耸立的双峰因此受到动荡,前后起伏。
  看着身下的娇妻,陈风内心忽然一阵刺痛。
  他的手机里存着一张舒丽丈夫的相片,那是两人今天分手前,他与舒丽互相
交换得来的。舒丽的丈夫是一个中年胖子,从相片上看至少有四十岁。
  他不明白,舒丽为什幺要嫁给这样一个丑男人。
  一想到舒丽每晚要被那可恶的胖子压在床上蹂躏,陈风的心便如同刀绞一般
刺痛。
  为什幺,为什幺她要嫁给那幺丑的老男人。如果舒丽嫁的是一个比他帅,又
甚至是正常点的男人,他绝不会像现在这般后悔。
  没错,陈风现在很后悔。
  后悔当初为什幺要那幺直接地拒绝了舒丽,如果不是因为他拒绝得那幺的干
脆,或许舒丽便不会因此心灰意冷地随便找了个男人嫁了。
  看过了舒丽丈夫的相片,陈风绝不相信,她是受到她丈夫的感动才答应下嫁
的,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唯有心灰意冷下,匆匆葬送掉自己幸福,这个解释才说
得通。
  「啪……啪……啪……」
  与娇妻私处的碰撞的声响,密集而迅快地在房间里回落。孙萍只感觉到自己
快要死了,结婚一年来,她尚是首次感受到丈夫快速而有力的抽动。这种感觉,
让她差点承受不住。
  陈风很恨自己。因此,他今次绝不会让他丈夫将舒丽交换出去。他已经错过
舒丽一次了,现在绝不能再让她受到任何欺凌。
  陈风伏在孙萍身上,将她一对饱满的酥胸压出了一个扁圆的外形,下身接着
耸动。
  他忽然想到,若是舒丽的丈夫同意与他交换,那幺舒丽逃过被别人凌辱的境
地,他的娇妻不也同样要受到那个又肥又丑的胖子的凌辱。陈风他接受得了吗?
  萍儿若是知道了,她会答应吗?她又肯不肯让一个陌生男人,像现在他对她
这般,将阴茎插入她的小穴?
  刚想到这一点,胯下传来的剧烈快感告诉陈风,他要射了。
  陈风伏在娇妻的身上,不断地喘着气。下身的阴茎经过一次渲泄,已经开始
软了起来。
  孙萍轻轻扶着丈夫的后背,心中却感到惆然若失。她还差一点,就能到达高
潮,丈夫地在这个时候射了。一次当然没什幺,但结婚至今,陈风真正令孙萍达
到高潮的次数,却是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每一次都是她还差一些便能高潮,丈夫却先她败退。拔出阴茎,陈风将避孕
套扔进垃圾桶后,回到床上没多久,便呼呼大睡。孙萍轻轻叹了一口气,拥着丈
夫睡了。